=牙鸟
读书很少,混乱中立
最勤快是爬墙

【御成御无差】请回短信(1)

*强烈的ooc
*狗血和清水,无提纲乱写
*无明显攻受倾向

————————

.

.

.

从桌上堆叠成山的卷帙和文件夹之间,传来嗡地一声短暂的震动。

成步堂律师半趴在办公桌前。是下午四五点的样子,他正迷迷糊糊地打盹儿,右手按在翻开的六法全书上,脑袋倚着支起的左手肘,有一搭没一搭地向纸页里倒。窗户关着,室内没有风,除开成步堂轻轻重重的呼吸没别的声响。金橙的夕阳撒满积灰的书架和窄叶子的观赏植物,拖下长长的、安静的影子,给事务所添了点迷迷蒙蒙的倦怠气氛。

直到手机的蜂鸣打破寂静。律师惊醒,猛地直起身子,旧办公椅附和着吱呀作响。他揉揉眼睛,找出手机,看到发亮的屏幕上显示有一条未读信息。再向下读,发信人的名字让他一下子精神过来。

原因和一个私人约定有关——他和那个御剑怜侍的约定。

.

这是他们确定关系以来,御剑第一次出差。

检事的工作性质使他需要满世界地跑,出门的时间经常按星期计算,最长一两年都有。这次是两个半月,英国。

昨天下午同时刻成步堂送他去机场,在候机厅里两个算是一起经历过大风大浪的男人居然颇有些离别的不舍或忧愁。律师显示出少有的笨嘴拙舌,绕来绕去涨红了耳朵尖说不出一句我会想你;当然御剑也没好到哪儿去,虽然他没怎么说话——就是因为没怎么说话才显出不对劲,接上司的电话时心不在焉、连续两次失神可不像天才检事的会干的事。另外他一直盯着成步堂看,满脸欲言又止的顾虑表情却什么都没说出来,直到开始办理登机手续的通知声响起来,似乎才下定决心。

“成步堂。”他说,“记得给我发短信来。”
“啊?”律师恰巧走神了。
“……呃,就当我刚才没说话。…我得去登机口了。”御剑咬了咬嘴唇,捏紧行李箱的提手,像是说错了什么一样飞快地想要收回前言。
“不不不,我听到了。你要我做什么?”
“……”没有回答。
“…你说短信,是吗?”成步堂摩挲着下巴,显然已经开始思考,“像写信那样?好。...早晚应该都没问题,反正我也不会忙到哪里去。”

通常这种时候,要离开的那个人会说"我会保持联系"而不是要对方去发短信——穿蓝西服的男人暗暗琢磨着,为能理解对方忸怩的表达而感到高兴。他知道他需要什么,再寻常不过了,无非是想身处异国他乡时能拥有一点恋人的温度。占有欲或控制欲和对安全感的需求对半分开。

孤独会造成胡思乱想,又黏稠又冰冷,让人头脑迟滞、思维笨重,落单的心思只能拼了命地往离人身上跑,但追不上,最后最后落得满身疲惫凄苦,一事不成事事不成。

御剑怕这个。

成步堂也怕这个。

所以他答应了,立刻地。他们二人比看起来相似得多,也契合得多。

检事当然听到了回答,他脸上的不安消逝了,似乎是想微笑,但很快偏过头去作掩盖。成步堂倒是实打实地扬起嘴角。他还想再说点别的,可这时机场广播里第二次响起亲切的女声,催促旅客进行登机手续的办理。御剑站起身来,抚平衣袖上的褶皱,拿好他的行李。成步堂忙不迭也跟着起立,抬眼正巧与他对视。

御剑没有偏开视线,很难说清他的灰眼睛里正掩埋着什么情绪。他沉默半秒,谨慎地接上先前的话头。"当然,短信不是单方面的。……我也会告诉你我的事情,不过是在不忙的时候。检事可没有律师那么清闲。"

最后一句无意中带上了点挖苦的语气,而成步堂不打算,也没那个时间提出反对。他只是轻轻点了点头,目光游移着,一时不舍得讲再见。

红衣的检事叹了口气,眼神难得地放软。

"好吧,过来。"他说,同时伸出空闲的手去揽律师的后脑勺。

先碰上的是额头,然后是嘴唇。这是个简单而短暂的、带安慰性质的吻,同时告诉两方,你不孤单。

.

.

……所以,御剑怜侍现在正在履约。成步堂向后躺在椅背上,伸展开双腿,认真地把手机举到与眼睛齐平。那个很浅的吻似乎仍然贴在嘴唇上。他舔舔嘴唇,并不急于点开短信,一边回味离别的滋味,一边预测御剑会写些什么。

时差是9小时——也就是说,那边是早上七点左右。不需要调整生物钟吗?刚下飞机休息没多久就开始工作,真不愧是御剑检事啊。

律师小小地喟叹一下,开始读短信的内容。

"早安,按你的时间是下午好。昨天伦敦下雨,飞机延误了。过来接头的刑警居然不认路,到检察院的时候早就过了下班时间,日程安排只好全部推迟。在酒店浪费了一晚上。"

什么嘛,尽是些一本正经的话,而且这也太倒霉了。成步堂想象被大雨淋过的御剑窝火地翻白眼,笑出声来。想想就知道他肯定特别生气,尽管在短信里语气冷静如常——场面一定很有意思,不过那小警察恐怕没少遭殃。

至于证据,用那个老方法,把思维逆转过来。

昨晚的事今早才发来短信,"短信迟来的原因"即是"发短信的动作被什么耽误了"。可能性有二,一是太忙没抽出时间,重新整理被弄乱的工作预约很花时间,其中少不了迁怒麻烦的始作俑者;至于另一个可能…也许,只是单纯因为,他想不出究竟应该写些什么吧。

这种纠结的确十分可爱,而考虑到御剑检事的一贯性格,成步堂还是老老实实地划去后一种想法,把方才小小的思路咔哒一声连成通顺的回路。

简直是职业病了,真可怕。他暗想,一边轻敲着按键,慢慢地写出回复。

连恋人都要习惯性地看穿,成步堂啊成步堂。

.

.

"Re: 那个迷路的警察后来怎么样了?"

"Re: Re: 我联系了他的检察官,下个月的工资评定会很有趣的。遗憾的是我不能亲自动手。"

.

Tbc.

——————

*碎碎念*

比起肉,还是写这种东西比较开心!
谢谢观众老爷们赏脸,是异地恋的故事,会私心加入一些狗血言情剧桥段,主要还是想让律师和检事开开心心打情骂俏小别胜新婚啦。毕竟是两个男人谈恋爱,尽量不要写得那么黏黏糊糊吧(鬼扯
请回短信大概四五章结束,此外我还想双线开坑,群里太太搞了个龙族成步堂au,很想玩龙和人类的奇妙小故事!大概会以谈话和驯服为主题吧,不过请不要期待我也不知道我会不会写…←

本章结尾处试图强行抖机灵结果失败了,原谅我匮乏的想象力
另外回复短信是不会带Re的,私心写成了电子邮件格式,觉得这样比较能看出对话来往的感觉吧

以上!

**关于无差:我认为这俩不怼上床就分不出攻受,非要在日常互动里清楚区别主动方和被动方我肯定是做不到。因此无差在这时似乎能让故事有更大的自由度,至少我很喜欢^^

评论(3)
热度(34)

© 牙鸟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