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鸟
读书很少,混乱中立
最勤快是爬墙

【御成御无差】请回短信(2)

*强烈的ooc
*狗血
*无明显攻受倾向
.

.

即使刚刚发生的一切事情如同在地狱最深处的硫磺坑里滚过一样糟糕透顶,御剑怜侍给成步堂龙一发短信时的心情也几近温柔。

正是这种联络的仪式让他能够安心。

成步堂龙一于御剑怜侍的意义,不仅仅是恋人而已。是他把御剑从十七年深不见底的梦魇里捞起来,双手按着他的肩膀严正宣告要帮他走出过去的阴影,让他从愧疚的枷锁里解放——确实,成步堂实现了看似不可能的承诺。因为了不得的羁绊,他们就此契机成为伴侣似乎顺理成章;而他很难用逻辑的方式厘清他对成步堂或成步堂对他的看法。这种相互依赖关系很奇特,像是简单的各取所需,实际上则更像是为对方提供恰到好处的情感寄托。

御剑偶尔觉得,他们感情的唯一问题,是他们自己过于独立。这很自然,在他们的年纪里事业是首要的,成步堂也说过赞同这一点,何况两人都不是会因寂寞而死的人。他们尝试过同居,但是生活作息不合,最后妥协成每周两次共进晚饭;所以,除了食物、性、共同的知识和回忆,检事和律师很少分享些别的什么东西。

当然,这对于普通的情侣而言已经够了。
.

但御剑怜侍不会就此满足。

.
他希望能更深地进入成步堂的生活,让物质的联结能够稳固如他们心灵间那种微妙但实在的共鸣。兴许仍然是控制欲作祟,他就是想让这个男人无时无处都留在身边。

尝试从这次出差开始。现在伦敦时间早晨六点,御剑从旅馆的床上翻起身,按灭手机里滴滴作响的闹铃,不加思索打开短信页面,流利地输入成步堂的手机号码。然后他缓慢地眨了眨眼睛,在短信内容处僵住了指尖。

他的沉默持续到六点零五分,即使不是面对面,御剑还是不擅长问候。约定是做好了,如何恰当地开口,似乎还是个问题。窗外害他行程泡汤的大雨还没有停,淅淅沥沥地下着,不息的声音黏在拉紧的窗帘外面。直到手机的屏幕随时间熄灭,御剑才猛地醒过神来,惊讶于自己竟然如此困扰,舌头压在齿下低低地啧了一声。

还不够自然,成步堂会觉察这种紧张,也许还会…取笑。检事烦躁地思索着,拿着手机站起身来,猛地扯开窗帘。并不明亮的曦光立刻照亮房间,引导他的目光顺着光线从没整理的床铺滑向白蒙蒙的、点缀着水珠的落地窗外。当靠得足够近时御剑在玻璃上看清自己紧绷着的脸,吃惊地发现嘴角压得像竟然像暴怒的狩魔豪。

呃,不好。检事努力把自己的表情摆平,对目前状态的困惑随之提高一个等级,终于逼得他横下心,重新按亮屏幕敲下长串文字,并略过检查的步骤,在后悔前迅速按了发送。

而后成步堂的回复证明,这的确是个好开端。

.

——

御剑离开酒店大厅时发现前来接洽的仍然是昨天那个冒冒失失的、姓梅森的英国刑警,满脸丧气的神态有点像工资审查后的糸锯。他看到灰眼睛的检察官走来,畏畏缩缩地想向后退,却只能站稳脚后跟,迎上去说一声早上好。

"早上好,"御剑简单地回答,没有要给梅森施压的意思,"那么今天先去检察院。昨天工作的进度需要补上。"

梅森讶异得不禁抬手扶住了头上的毡帽。发生好事了吗,为什么昨天那个凶神恶煞的检察官今天不摆架子,连那种能洞穿人的眼神也一并柔和得多?

他没敢怀疑太多,想到薪水,他选择赶快工作。

"好……好的,当然了。那么走吧,御卷先生。"
"……梅森刑警。"御剑抱起胳膊。
"对不起,怎么了?御卷先生?我认真查过路线图,这次真的不会迷路了…"

"…不是这个原因。听好了,第一,我的名字是御剑。第二,不要用看外星人的眼神看我。我确信今天我很正常。"
.
……

.
刑警像昨晚那样,恶狠狠地打了个哆嗦。

好在他今天没有引错路,检察官似乎也宽厚得多,路上没再提工资的事。御剑和梅森说好下午一点来接他去法院,就把他遣开——刑警在他身边待着也不舒服,他看得出来。然后他把手机调到静音,深吸一口气,独自展开巨量的交流和文书工作。

检察院安排的临时办公室有点偏僻,办公桌被两大叠资料压得几乎要向一边倾斜。他持续地读外文的案件、查阅外国法律、核实与批复,再绕到检察院大楼里某个别的办公室里敲相应的图章,如此重复,专注到屏住呼吸,高效而警惕。

他整个上午都在忙碌。这是工作,不可懈怠。御剑告诫自己,在办公椅上挺直了因久坐而有点疼的脊背,拿起最后一个新的、厚厚的文件夹翻开,从头开始阅读条目。

.
嗯……巴黎圣母院音乐剧团杀人事件。菲比斯杀死了弗罗洛,把尸体蜷起来藏进卡西莫多的戏服,最后嫁祸给艾斯米拉达,把同名名著里的故事搞成一团乱。

很有意思,但是文件中的标记显示这是个已经结案的卷宗,不知为何却放在这里。御剑把这个文件袋单独放在角落,终于为结束工作呼出一口气。他盯着文件夹上工整的印刷字看了一会儿,又不由得想起另一个手法相似的案子,然后想起这件案子的辩护律师。

伦敦时间中午十二点二十三分。再过一会儿,在把这些文件归档之后,他要去和梅森刑警汇合。他记起来律师不擅长熬夜(而御剑能在所有必要的时候保持精神抖擞),现在应该在洗澡,或是已经睡觉。也许他发来过短信……

不不,御剑怜侍。现在是工作时间,不要用在私人事务上。
.

即便如此他还是鬼使神差地从西服内兜里拿出手机查看,心跳随按键亮起而稍微加快,四五条新信息跳在屏幕上。

来源都是成步堂。他好像真的很闲,在检事忙于应付文件时悠闲地度过他的下午和夜晚,跟真宵和春美一起吃了鳗鱼饭,还专门拍照片发给他。

.
"听说英国菜不好吃,她们说应该拍下来专门气你一下。鳗鱼好贵"
"我刚到家,之前你买的大将军盘子被寄到我这里了,下次你来的时候记得带走"

最近一条发送于十分钟前:"晚安,不要过度劳累,回来我请客"

典型的成步堂风格,太过老好人,哪怕自己下个月的房租都搞不定——他是一种不那么灼热的光与温暖的集合,足以信赖和托付。

"Re:晚安。"

.
他本来打算再写些别的东西,但梅森突然闯进来打断了他。年轻的英国刑警气喘吁吁地停在桌前,朝御剑挥舞一个有点淋湿的、散发烤面包气味的深色纸袋。在年轻人发觉前,御剑轻捷地在西服里藏好手机。

"我带了午饭,御卷先生。"他开始说话,还没纠正御剑名字的发音,语气有点兴奋,"默瑟先生,呃,就是我的检察官,说你没休息过。我想你是不是累瘫了,所以带了..."

"…感激不尽,但不劳你操心,梅森刑警。"御剑立刻打断他,语气毫不亲人。他推开座椅,从办公桌后面走出来,"下次先照顾好自己再担心别人。把那个袋子放下,腾出手把这些——"指指办公桌上的文件,"——交给默瑟检察官。还有,再说一次,我的名字是御剑。"

刑警这次没被吓坏。不是说他习惯了这种严厉,只是他注意到,检事的眼睛里闪过一种轻柔飘忽的神情,使那冷峻的目光显得没那么摄人。——恋爱中的人常有的神情。

"...是,先生,这就去!"没敢多想,梅森立刻开始执行新的任务。在他抱着高高的纸堆离开后,房间里又只留下御剑一个人。

他重新拿出手机。简短的晚安二字上显示着已发送。一时半会御剑不打算再说什么,他想传达的东西很多,用最简单的方式,成步堂应该就能明白。

.

毕竟他知道自己不善表达。……宁愿他不知道。

.

tbc.

————————
*杂谈

我靠这章写的什么鬼……

原计划是从这里开始推进情节,打算边写边思考怎么把故事线嵌进去,结果卡着卡着变成御卷(?)一人乐(?)的章节了,成步堂存在感谜之超低,一如既往絮絮叨叨说不清事情的风格,希望各位看官不要生气

之前也说过计划里有人类御和龙步堂的坑,下次更新大概就是那个,请回短信要放一放,毕竟那个情节点我到现在都没想好到底写什么,就此坑了也是有可能的。不过请回短信的剧情的大致梗概已经塞在我的梗堆里了,要是真坑了的话,有兴趣的看官可以去那里简单食用一下

原创人物戏份不多,诸位放心

还有就是!之前非日常工作(*御成向注意)里面有姑娘对润滑剂的出现感到恐慌,绝对不是大家想的那样!!我并没有让老成做那样的事!!哭哭,真的只是故事编不下去强行放一下润滑剂而已,真的(殴打

总之希望观众老爷们不要嫌腿肉难吃,谢谢观众老爷们看到这儿,以后也会尽量产出的

以上。

评论(1)
热度(25)

© 牙鸟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