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鸟
读书很少,混乱中立
最勤快是爬墙

【御成】龙谣(2)


*强烈的ooc
*内含奇幻种族
*啰嗦

 
 
 
 
御剑重新泡好了红茶。被墨水浸坏的羊皮书本摊在阳光直射不到的地方阴干,他往那个晾书的角落瞥了瞥,叹口气,把茶壶和两个瓷杯放在整理干净的木头台面上。蓝龙老老实实地坐在桌前看着他操作,表情混合着委屈不安和急切期待。

“所以,我们终于可以详细谈谈了。”御剑低头往杯子里注茶,把小杯芳香的饮品推到成步堂的手边,给自己也倒一杯。“不如从这里开始…你为什么花那么大工夫,就为给我找麻烦?”


"呃嗯…谢谢,不过事情不是这样。我不喜欢你对我的评价——要比起那边发生的一切,我真的算不上'麻烦'。"他很自然地把茶杯拉近拢在手心里,挺直了脊背,"从头讲起吧,…或许你也已经发觉,山脉东面的生物已经很少了。"


御剑点头。他是东方人的后裔,却从未在书本以外的地方踏足过家族的起源地。不过他记得,十数年前通过山间走廊一路向西来到山脉另一侧的人已经很少,近几年更是遇不到几个——意味着很难再获得关于东麓的文献资料。


"不仅是人类减少吗?"他若有所思,"有原因吧?"。


"瘟疫和饥荒正在大范围地蔓延。从最繁盛的中部和最东方开始,逐渐到只有野兽和龙的西部荒野。"成步堂捧起茶杯啜了半口,被烫得舌头一缩,像茶杯上长刺了一样赶忙把它放下,继续叙述。"人类、精灵、半兽人,不是病得奄奄一息就是饿得皮包骨头。城市崩塌,田地荒废,矮人们甚至逃出地底王国在原野上游荡觅食,这种从前不可想象的事情都已经确实发生。较为健康强壮的幸运儿们或许能走到西边,但是更多的人,连给自己找个乱葬岗的力气都没有。"

"真有那么糟糕?"

"说是尸横遍野也不为过。"

  

他停下来嘶嘶地喘口气,摇晃着瓷杯让茶凉得快些;御剑也趁机皱起眉毛消化一下东麓来的悲惨信息。奇妙的是他并无多少伤怀——甚至不及对这条龙冷却红茶笨拙的嘲讽来得强烈,只有一层颤抖恍惚的痛觉,像潮水涌上鹅卵石海岸那样短暂涌上他的心脏又消退,迅速让位给雀跃也更易操控的好奇心。


他们谈论了很久,关于各大种族和他们的国家、历史,固若金汤的首都如何在饥民的暴乱下陷落,哪里的王室宣告覆灭,带一点点的同情和更多纯学者式的漠不关心——连成步堂也表现得十分平静,出于长寿种族对短寿种族的惯有态度,像观赏一树繁花盛开又凋零,他知道在他的有生之年枯树会再逢春。不过当御剑听说某几座古老光荣的精灵城市也在疫病下沦陷,终于按捺不住,皱起眉头问起灾难的起因。


"具体的原因现在没人能查明。年老的龙猜测这是一场魔法瘟疫,龙族没有受到影响,呃,我现在也很健康。”他很明显误解了御剑的神态变化,舔舔嘴唇接上话头,“瘟疫源头很远,到达龙巢时可能已经因为长距离削弱了不少,而我们对法术的抵抗性一直很强。不过,免得了疾病,免不了挨饿。"


这个种族不吃已死的尸体,完全出于骄傲。东麓的龙因为求生猎食的需要,搞不好已经隐蔽地举族迁到西方的某处。年轻龙也许正是因为食物的短缺才被驱出群外独自谋生,他的寻师之路由此多出一重无可奈何的悲剧意味。


御剑怜侍不想显得太冒犯,却真真切切地开始怀疑他是不是正忍着饥肠辘辘进行谈话。独身一人飞越山岭风尘仆仆前来投靠,想到这里他几乎心怀怜悯——立刻意识到这一点并怒气冲冲地警告自己停下,记好了,成步堂龙一显然是条能够照顾自己的成年龙。别为他操心。


"河谷地一定受到影响了。"他小心地略过关于饥荒的话题,前倾身体,在桌面上搭起手指,试图继续讨论瘟疫。"那里是翻越西麓的必经之路,一定聚集了不少所谓'幸运儿'。"


"不清楚。我没有向南,是飞越北岭直接过来的——不会像人那样走山间走廊,没有经过河谷地的必要。"


"…有翅膀真方便。南方…放到之后再讨论吧。你还提到魔法瘟疫,这个判断有依据吗?法师塔出事了?"


"实际上那群大法师一直保持沉默。他们安静到可疑,态度很像闯了祸又不敢承认。再者,瘟疫的症状正好扩散到东麓的一脉,精确地覆盖东面的每寸土地。没有任何自然疾病能做到这一点,除了魔法和诅咒。……最后,"他提高了音调,陈述得前所未有地流利飞快,"年老的龙的确感知到了异常强烈的法力波动。"

成步堂停下来喝茶,脸颊骄傲地微微涨红。"我喜欢这种推论。很圆满,是吧?"

而御剑怜侍毫不客气地往椅背上靠去,摊开手臂,似笑非笑地摇头。

"很抱歉。实际上,你破绽百出。"


"……噗咳!"龙被红茶呛着了。


御剑没有等他回复,直接展开深究。"东麓往西就是河谷地。要确认瘟疫是否只扩散到东麓为止,不把山脉两侧都检查一遍是不行的。而据我所知并没有可以远距离进行这项工作的法术——

...你肯定自己去过那里,又由于某种原因隐瞒了事实。"他沉声道出结论,观察到成步堂似乎在躲避视线接触,悄悄弯起得意的微笑。


"稍等,我能解释。”蓝龙还打算一搏,他深吸一口气,阳光透过碎玻璃窗斜照在他的黑发上。“是年老的龙给了我他的调查结果。我一直毫无保留地信任他,他也从未出错。"

 
“反对,权威总是最好的挡箭牌。”馆长偏了偏头,不为所动。“那条龙被提到很多次了,频繁到我怀疑是否存在这么一个人物。三条证明瘟疫起源于魔法的理由中两条来自于他,另一条则毫无依据,我想你也听说过孤证不立。所以现在,要么说清楚你隐藏的事实,要么听听我的看法。或者,把你说的那条老龙找来,我更想跟他谈谈。”

“不好意思,你先说吧。”成步堂揉着脑袋叹息,“你快要说服我了,让我理理思路。”

 

“诚惶诚恐。”御剑回答。“——实际上我赞成关于魔法瘟疫的观点。”

 

成步堂又被红茶呛着了。他擦干净脸颊嗔怒地瞥了御剑一眼,而图书馆长还是没有理他。“姑且相信你对瘟疫范围的判断,这一切换个角度解读就能明晰得多。覆盖全大陆的强力法术只可能发动于法师塔这个大法师群集的地方,偏远的龙巢所受影响较小反过来意味着魔法爆发的中心受瘟疫影响最重。这群法师或许脾气古怪,但终究是守规矩的人,瘟疫多半产生自意外——意味着来不及做出应急反应。这群法师很可能成了瘟疫最初的牺牲者,沉默是因为他们被死神封了口。”


他抬起食指,敲敲灰发下的额角。“证明完毕。”


蓝龙额头上淌冷汗了。他的心脏怦怦直跳,惊奇于某种从未有过的内心波动,红衣图书馆长那锋利的谈吐里逻辑鲜明诱人,他明白过来那就是他最想要聆听学习的特殊的东西——感谢你,不知身在何处告诉自己御剑氏消息的友人,他找到了,他所渴求的语言和头脑的论战能与这个男人长久长久地展开。兴奋和有益的慌乱混合激荡在胸口,最后化作他忍不住的傻笑。


“……你成功了,到这里就足够了。虽然按龙族传统来讲应该是我向你提问…”成步堂龙一愉快地宣布,“我认可你作导师,御剑氏。”


“…等等,先不论我想要的答案,看来我甩不脱你了?”御剑刚刚反应过来。本意是让龙打消住下来的念头,结果恰恰相反。一个人清净惯了,他觉得无意中多出一条龙的负担并不那么愉快。


“别用这么过分的字眼嘛…不过,是的。”龙轻快地站起身,退后两步站到夕阳的光线之中——谈论无意间持续了整个下午。他重新幻作半龙姿态,深蓝的双翼尽他所能优雅地收拢,黑色龙眼在阴影下闪烁银光,然后不由分说地深深鞠了一躬。


"御剑馆长。"他庄重得像是起誓,"蓝龙成步堂龙一,听候您的差遣。"


严肃直白如仪式,馆长知道他非回应不可。迟疑着,他推开椅子,走到俯首的巨龙身前,犹豫数秒,将右手轻轻搭上龙的肩膀,要他站直。


"把今天当做第一课吧。"灰眼睛的人类说,"要获取我的认可,你首先得做到坦诚。"


那双瞳孔细长的黑眸子都能溢出星星来了。

 

 

稍后成步堂跟着御剑转了转图书馆。得承认,比他想象中大也比他想像中整洁,而御剑一个人住在这里。他疑惑每天他得花多长时间做杂务,得到的回答是个白眼。


"……什么,你还是个法师?"成步堂惊呼,这一点他的朋友可完全没有透露。一个意外,或者说,一个惊喜?


"父亲按很高的标准培养我,"图书馆长从书架上取下他的法术书,盯着蓝龙直到对方首先转开视线。"时间不能浪费在清理灰尘上。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不要因为种族就小看我。"


他停顿了一下,转换话题:"你能搞定自己的晚饭和住处吗?"


"……呃,我还以为学习人类的进餐礼仪也是学习的一部分?"


"……好吧,抱歉今晚你只能饿着了。从明天开始,提醒我准备两个食物转换咒。"


tbc.

————————

*随便说说话

魔法体系大概是搬dnd系统,施法需要提前准备,不过也不会加入太多相关元素
这次放了很多奇怪又冷门的梗进去,有兴趣可以找找看(没兴趣)

说是第二章好好努力结果最后还是在快睡着的时候才写完,咸死算了……

另外随手搞了个地图帮大家搞懂地理位置,人字形的那条绿线是山,上半段叫北岭,西边叫西麓,东边叫东麓,中间叫河谷地,蓝线穿过的地方是山间走廊,红线是成步堂的路,没打算创世,就这样敷衍一下吧(

最后照例谢谢观众老爷们看到这里,龙步堂,真是,太可爱了

评论(12)
热度(27)

© 牙鸟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