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鸟
读书很少,混乱中立
最勤快是爬墙

【老王solo】宿醉


夜里你醒来的时候,感觉头痛。

 



夏天的凌晨,卧室窗开着,穿堂风早把酒气散得七七八八;你坐起身子想起来关窗,却先打了个酒嗝,环顾四周黑暗最后愣愣地看床头柜上的电子时钟从3:11跳到3:12,微弱而柔和的绿色荧光照亮水晶奖杯的底座。

 

那是你刚刚赢得的奖杯,你带着一队叫微草的战队夺回的至高荣耀,你终于击溃喻文州防线时流畅凶猛的敲击手感,你接过奖杯时手里少见的热汗,似乎都还留在掌心,一握就能回到那个转瞬即逝的痛快时刻——手指尖稍微有点麻,是因为你昨晚喝了那么多酒,喝满整场庆功宴,还替刘小别挡了两杯。你的老板不太拿未成年不饮酒的规矩当回事,这个新人则真的很感激。散场过后呢?你还跟你的队友去喝了第二轮,在街头巷尾没人认得出你们的烤串店分掉两箱啤酒,在夜风和黑暗和孜然粉的烟尘里,半醉半醒自自由由地放声大笑。你的酒量真的不错,不过即使拿电子竞技选手的标准保养策略来衡量,你放松喝酒的次数也算太少。

 

你关上窗,没有开灯,摸黑趿拉着拖鞋去厨房倒杯水喝,眼睛因为睡眠不足稍稍发涩。季后赛结束标志荣耀休赛季的开始,各战队的选手得到假期,有时间做想做的事情。庆功宴上老板大手一挥准备替你们安排公费旅游,全欧洲转一大圈,你笑笑没当真,就当鼓励的话收着了,你知道自己没时间。你是队长,训练营有新苗子等着你去发掘,线上公会老早盼着王不留行闲下来去压住打野的阵势,新赛季的新打法,你还没琢磨透。

 

……复生昨天醉醺醺地抱怨你,总把全队的担子往自己身上加加加,一个人低调地扛那么多东西,让那些客座微草的选手们光知道清闲又注意不到为什么会这样,到转会的时候前后工作量对比,才立马醒悟到微草王队有多勤勤恳恳,明白过来好处已经来不及了,最后又总是搞得他们满心愧怍。你当时也喝得七七八八,敲着这个骑士的肩膀,大着舌头想都没想就回答了,还是那一句,你毕竟是队长啊。

 

因为是队长,一切责任都理所当然,理所当然就不会觉得累,在其位谋其职你觉得再对不过了。要对得起所有人的期盼,要对得起自己每年工资单上那一大串零,对得起B市的房价,对得起责任之外自己自尊心的另一轮重压。凉水咕咚咕咚贴着你的喉咙往下滑,酒劲又下去一点儿,你还觉得眼睛干,揉了两下,没有眼泪。

 

此刻网络世界里你的名字正在被千万人呼喊,你的胜利瞬间被千万人一次又一次观看,此刻的你拿着空水杯往睡房走,走过家里收拾得干干净净的书房——对二十多岁的年轻单身男人来讲挺罕见的——电脑显示屏灭着,桌上手机的呼吸灯一闪一闪显示电量充满的绿色,你的脚步声回荡在小小的公寓里,私人房产,而且你一个人,想搞多大声就搞多大声。荣耀和责任统统留在白天,呼声和崇拜被隔离在私人生活之外,你在黑暗里,这个除了你谁都不会醒着的短暂间隙里,暂时扔掉了所有担子,回归一个单纯的,孤独的,自由的王杰希。

 

你觉得偶尔这样,不错。你就是你自己,背后没有整个团队要你引领示范,此刻想把玻璃杯甚至奖杯就地砸了都没事,随队记者不会在第二天的头条上大大写下“微草队长忽然发火怒摔水杯为哪般”。你本来就有那种随性自由的性子,所以你喜欢魔术师打法。你爱荣耀,爱得把一辈子最鲜艳的几年给这个电脑屏幕里代码搭起来的小世界,但是比赛里所有人要的是规规矩矩的你,是付出更多的你,要你用自我收束换来胜利,换来冠军。你从没让任何人失望过。这是你自己的选择,但说到底,你被迫如此。

 

这些念头稀里糊涂地跳进来时,你只觉得你实在喝太多了,怎么想这些有的没的。你的直觉此刻不很管用,甚至不足以让你意识到,此刻你本应该轻松,应该狂喜,应该安安稳稳沉入黑暗的甜梦,迎接假期。似乎你喝下的半瓶五粮液六罐青岛,也只是队长在尽到赛后狂欢的义务。你没意识到重压让你只知道追逐,追逐,带领整个队伍不断前进突破,在别人驻足观望你走来一路辉煌的时候你瞩目前路上新的高峰。

 

你站在关好的窗前深呼吸,北方夏季的溽热重新灌进你被酒气蒸腾的肺叶,不能提神,是在催你再次入睡。你眯起眼睛再看了一眼远景,黎明即将到来,摩天大楼上仍然模模糊糊闪烁着红色的领航灯,像王不留行的星星射线,像给你一句若有若无似轻似重的警醒。

 

你闭起眼睛睡下去,在被子里蜷起一条腿,翻身侧卧,呼吸长而均匀,距那个时刻还有四个小时。这是你比赛的第五个年头,第二座奖杯。早晨醒来时,你将挣脱宿醉,清除迷惘和疑虑,重新扛起你的重负,回到微草队长的身份里来。


而此刻,你仍属于你自己。



*碎碎念


……大家好我换老公了(被打)

全职进度1400多章,快到结尾了,看到审美疲劳,偏爱王杰希,二十多岁有如此智识太不容易。一个半小时搞个流水账,表示爱他的心情。

孤独又自由,这种字眼似乎离他很远,但是好像很适合他。OOC算我,狂霸酷炫都算老王,再说一次爱他。

评论(4)
热度(11)

© 牙鸟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