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鸟
读书很少,混乱中立
最勤快是爬墙

【王喻】戒指(01)

狗血三俗故事,原著向日常,短小,慢更,有ooc

节奏很慢,希望读者老爷们原谅这个作者

 

-

即使他注意到微草队长眼里一闪即逝的近乎狂野的闪光,在那个瞬间发生之前,喻文州只理解为赛后未收敛的激情。

 

喻文州从舞台一端走向中央,在主聚光灯下和王杰希握手。一场表演赛刚结束,蓝雨主场失利,团队战里夜雨声烦和索克萨尔的衔接出现了问题,得承认,他打得不够精彩。手心还有汗,喻文州握住对手干燥的手掌时有点后悔赛后没有及时擦干,怀着输掉比赛的愧疚,他一并小心翼翼地品尝难得且理所应当的接触机会。

 

“喻队,比赛打得不错。”

 

“王队。恭喜,漂亮的胜利。”

 

他礼貌地回答着,把视线从相握的手转到王杰希的眼睛上,有点吃惊地发现对方表情严肃地再度开口。

 

“我喜欢你挺久了。”

 

王杰希说话毫不犹豫。他把声音控制到清晰但不让第二个人听见的响度,字正腔圆,眼睛发亮却不带笑意。喻文州心里震动,手腕一滞,手指下意识用力收紧,下意识就升高了声音:

 

“不好意思?”

 

“我说,我喜欢你,喻队。”

 

尾音落下时,场馆里巧合似地安静了半拍,而后闪光灯立刻重新噼噼啪啪地响起来。好像所有人都闻到喻文州刚刚难得的不知所措——其实他们感觉不到——好整以暇地留给他尴尬的时间。王杰希朝他点头,立刻抽手走开,内容不正常的短对话被他刚好控制在正常交谈的时限之内,留下喻文州自己摆出个比赛输后再遭对手嘲讽的表情。

 

魔术师好像有意摆了他一道,出击的时间和场景都太不可思议。下一个走来的高英杰发觉喻文州神情动摇一瞬,有点惊讶地瞥了一眼走开的队长,回头看喻文州的神情时居然有点抱歉。不过这时喻文州已经回过神来,他假意放过了误解,还是朝年轻的选手微笑,鼓励道“加油”,口吻周到温和,平静得仿佛什么都没发生。

 

什么都没发生才怪。喻文州心里乱了。

 

聚光灯的白光忽然就照得他头脑发蒙、天旋地转,一个荒谬的念头蹦出来:在众目睽睽下追上去大声问个究竟,什么叫喜欢?他很在意那句来历不明不白的告白,而且正因为它,战术师的心脏紊乱而强力地砰砰跳起来。

 

喻文州从第五赛季开始就喜欢有意无意朝微草的选手席瞥,并不是出于警惕,而是因为他的目光常在那里与一双特别的眼睛短兵相接。这些接触瞬间太过短暂,细心如职业选手也难琢磨透其间碰撞出了什么火花,到底是不是巧合。喻文州向来谨重地对待职业选手间的关系,他敬重韩文清,对叶秋半是无言以对、半是不可描述,把黄少天当作重要关头绝不掉链子的死党,而对王杰希,对这个蓝雨的生死大敌,他有种来得莫名其妙但非常肯定的结论:虽然他人是挺不错的,最好还是不要靠近;有把自己搭进去的风险。

 

他按兵观望,倒是王杰希先出手,还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敌明我暗,不,对魔术师不能用常规思维判断,下一步先不论,真假虚实都不清楚…

 

“喻队,喻队?你没事吧?采访还做不做?”

 

喻文州猛地从飘走的思绪中回神。非正式比赛没有固定的记者会程式,往往是随队记者在结束比赛后做些采访。他刚刚脚步太快,队里的记者小姑娘踩着高跟鞋猛追男人的步子,三番几次喊他才终于有了回应,此刻累得也有点喘。

 

喻文州有点不好意思:“对不起啊小顾,刚才走神了,今天问什么?”

 

小顾长舒一口气,似乎恢复过来,拿着采访本翻阅:“正好刚跟微草打完比赛,要不就说说今天感觉怎么样吧?这次和王杰希交手感觉怎样?”

 

“咳,……”那句我喜欢你又在耳朵里回响,喻文州嗓子噎住了,打算推卸责任:“要不你去问问别人吧?我看大家今天都挺憋屈的,也许能给你点料。我忙着…要复盘去。”

 

“喻队你确定吗?这次稿子总编说要审我…喻队您急着别走啊!”

 

“对不起,今天真不行,小顾你看,少天他出来了。——少天!过来采访!”

 

“喻队!”眼看黄少天听了招呼乖乖过来而靠谱的人这就要逃了,小顾急得跳脚。

 

“小顾怎么了喻文州欺负你了吗不接受你专访?哎呦没事这点小事,你少天哥来帮你。我看看问题是什么哎呦居然点名问大眼!啧啧你今天算是找对了我跟你讲这个姓王的打比赛绝对居心险恶看似光明实则猥琐….”

 

喻文州扯了垃圾话当掩护,毫不含糊立刻就走。主客队的休息室分处场馆两头,他不怕在公共走廊里忽然撞上微草的人,步伐迅疾,在长而洁白的走道里带起一阵风,像在对什么东西避之不及,或者在对另外的什么执着追求。黄少天吐槽的声音随距离渐弱,他在心里悄悄向小顾姑娘道歉,一面去休息室取了提包外套,取出手机开机。正在收拾东西准备回去,一条意料外的短信赫然跳出来:发件人,王杰希。

 

消息来得无比坦然,毫无心理负担,也看不出任何深思熟虑。王杰希只写了短短五个字:我没开玩笑。

 

简直是在把自己当笨蛋耍。喻文州脱力地往墙上一靠,做深呼吸,表白带来的震骇起效过一次之后就稍许好对付一点,但还是不好处理。他冷静地等到心跳平复、耳朵根没那么热了,才暂时撇开种种思虑,尽力揣起平常简单的心态写回复。

 

“王队,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吧?”

 

消息稍后才到,王杰希不太爱用手机。喻文州背靠着墙多等了一小会儿,期间房外脚步声响,他飞快地把手机揣进口袋,然后发现只是几个工作人员走过。他本想干脆锁上房门,又摇摇头失笑:就是发短信,有必要鬼鬼祟祟?

 

“差不多吧,考虑挺久了。”

 

喻文州敲击屏幕,下了个判断,“看来你有把握。”

 

这次回信很快:“你怎么想?”

 

问题抛回来了。喻文州一愣,问自己,我怎么想?

 

说实话,惊讶过后,他是高兴的,不过还不确定:他们真的有可能吗?

 

喻文州迟疑了,而王杰希不管不顾地发了下一条消息来:“晚上,一起吃饭吗?”


-tbc

啊这一章完全没提到戒指呢!

欢迎留言!欢迎和我闲聊扯淡!

评论(4)
热度(15)

© 牙鸟窝 | Powered by LOFTER